【警告:本文纯属扯淡整活瞎赏析,切勿当真!!!】

I GOT 油 我想抽

I GOT 油 ALL MY MIND

抽不了兜着走

走走走走走走走

如果说《zood》是春江花月夜,孤篇压全唐,那《I got smoke》就是滕王阁序,无限的炫技。而经过少年时的鲜衣怒马,和蓦然回首时的醒悟,就如同杜甫的登高,会当凌绝顶的气魄和无边落木萧萧下的落寞,《烟 distance》用舒缓的叙事方式解构了丁真本身,就像赤壁赋,文采斐然的同时还充满了人文哲理

前日子听到《I Got Smoke》(以下简称 IGS),越听越上头。其 MV 震撼的开头,充满节奏感的鼓点,口齿不清的说唱,构成了一种抽象的美;再次细品,其始于烟却不止于烟,始于丁真却不止于此。在略了解了下背景后,忽感到,这下更不得不听了。

先讲述其创作背景。

V 在燃烧(以下简称 V)在他的一次直播中有提到:

做出 igs 的原因是那个……资本运作没有没有原因没有原因。就是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什么……我不想探讨我的动机了,我就想探讨一下……那天晚上,我喝醉了,然后我在看一个管人痴,然后那娘们毕业了我草我就觉得真伤感。然后这个时候我的日推给我推了一首 I Got Love。然后我说,哎呦行吧,要不做完这首歌,把 B 站账号注销了算了。然后我 OK,

【歌词】

我想都没想然后把这些词一股脑地往那个记事本上面扔,

【歌词】

这种这种乱七八糟的词一股脑往上面扔,我就想取悦我自己……

这不胜似当年王羲之醉酒写下兰亭序吗?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多种巧合的碰撞之下,这首歌诞生了。

美国说唱为什么到中国变得不受欢迎?因为美国说唱是老黑们在枪支弹药炸鸡和毒品谋杀犯罪的土壤里成长起来的,到了我们这里,水土不服。而这首歌就是我们的土壤里成长出来的,中文说唱由此成长起来了。

如果说美国说唱背后的土壤是横飞的子弹和抽大了的罪犯。那我们说唱背后的土壤就是阶级割裂,还有审核举报一个作品,下架和补档是检验狠活的唯一标准。

《毛诗·大序》记载:“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南宋严羽《沧浪诗话》云:“诗者,吟咏性情也”。雪莱在《诗辩》中将诗歌称为“想象的表现,是生活的映象,是时代的精神、民族觉醒的先驱和战斗的号角”。

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IGS 绝不是无病呻吟,也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否则,它终究只是一首不错的鬼畜作品,不会火这么久,历经十余次补档,依然挺立。

它诞生于这个时代,是人们抒情言志的载体,寄托着对丁真不满和抗议;而听懂了这首歌,便会发觉,其字字似批评丁真抽烟,却字字讽刺其背后的推手。

——————————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IGS 和诗经一样,纯真,但不“无邪”。

歌词以第一人称视角,塑造了一个纯真藏族儿童形象。在古典诗歌中有一门类“闺怨诗”,诗人就用闺中怨妇的视角抒写妇女忧伤或少女怀春、思念情人的感情,实则抒发的是自身境遇的不满和惆怅。
而 IGS 的精神内核比起闺怨诗更加昂扬和浓烈。

很多人说歌的开头只是普通的鼓点与伴奏,而 MV 的开头,直接给这首歌提升了无数档次。MV 的开头,丁真骑在白马上,周围人头攒动,簇拥其前行。身后的五星红旗与党旗,还有“振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横幅,带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鼓点恰到好处,丁真骑马行于街道的片段,互相映衬。长达 37 秒的开头,尽显一个“狂”字。这是一种蔑视一切的叛逆,是年少轻狂,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有人表示,这个视频被下架多次,这个开头“功不可没”。画面中的五星红旗,画面外无数黑暗中的小镇做题家;鸽子笼里做题家颓丧和愤世嫉俗的疲劳,马背上“丁真”的肆意和随心所欲的悠然。丁真之狂,做题家之悲。

满身烟味的我走路带上点浮夸

想买悦刻五代找我丁真就对了

竖起中指王源他算个寄吧

台上打饱嗝我在和雪豹比划

这四句中,“烟”、“悦刻五代”贯穿全曲,结合有丁真和王源的抽烟事件,以及丁真在舞台上介绍雪豹时不标准的发音,以第一人称视角,以“自述”的方式调侃关于丁真的黑料。

丁真势力正在不断地扩大

微博之夜掏裤裆我上上下下

珈乐心理放线被我轻松击垮

甜美微笑爆杀那些小镇做题家

丁真因为网上一段买泡面时看向镜头的微笑而火爆全网,加上官方和资本的助推“造星”,让丁真的知名度进一步上升,登上“微博之夜”舞台只是后来的其中一件事。“珈乐”一句,从 V 在直播中所述可知,珈乐是他喜欢的 Vtuber。那天晚上,珈乐官宣“毕业”,V 心中难受,加上喝醉,又因丁真的火爆与背后的手脚,有感而发,作 IGS。下一句无需解释,一个九年义务教育都没完成的孩子,一个普通话都说不完整的孩子(截至 IGS 创作完成并发布),一段视频,一个微笑,火爆全网;那些“小镇做题家”们,寒窗苦读,没几个出人头地。谁看了不难受?B 站上 IGS 的热评第一便是:“兄弟要是没有做过十几年的卷子,为了生计而奔波拼命,兄弟笑的肯定比他还纯真。”,便可见一斑。

脚叫做勾八 八八八八八

对你说藏话 啦啦啦啦啦

你不会回笼 回家找你妈

抽传统香烟 我测你们码

此段音律和谐韵味十足,更奠定了人物形象“纯真”的基础。此时 B 站的 MV 中,弹幕无论高级还是普通,忽然变得密集。“藏”同“脏”,什么样的人才会说脏话后恶作剧得逞一般发出嘲讽?自然是初学脏话的儿童,模仿与挑衅,“你能奈我何?”

确实不能怎样。此丁真非彼丁真,歌曲中的丁真是符号化的丁真,用来消解真正的丁真身上“纯真”的标签,比现实里被众多世俗标签淹没的丁真更丁真。

偶尔骑骑小马 理塘走一走

随手掏出悦刻 你也来一口

哥们不费力 就住进了高楼

理塘高速路 都五档起步走

骑马、抽烟,住高楼,上高速,多么惬意的生活!而此时,丁真的形象在纯真的藏话里进一步被提纯。“偶尔”、“随手”、“不费力”、“都”,连用四个随意潇洒的词,成功地描绘了丁真成名后的浮夸与“狂”。“哥们不费力,就住进了高楼”,初看无他,但当结合当下,便知其“狂”!现实中,多少人年过花甲依然还着房贷?多少大学生毕业即失业?多少人因为内卷最终不得不返回小县城?一种不满与无奈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歌曲进入下一阶段。

去联合国学英文哥们 Let’s go

回理塘实践哥们 Let’s 抽

哥们哇啦哇啦乱唱听感就拉满了

你文化程度再高你也听不懂的

感觉这首歌技术不如丁真

因为你是肥猪体重要按吨

我投资悦刻别他妈倒闭了

有烟弹寄一个给礼堂的丁真

前两句是丁真在联合国演讲的事件与抽烟事件,攻击性不算高,可能只为叙述与押韵。再后两句亦然,丁真胡言乱语却获得尊重,言语高深无人能懂——等下,“你文化程度再高你也听不懂的”?这何尝不是反讽!前面我们知道,丁真的文化水平不高,按照当时他的水平,怎能说出这样“高深”的话?但全曲以第一人称叙述,问题自然就得到了解答——这恰恰是丁真步步高升之后的轻狂与自傲。而且,这两句直接跨越了听者与歌曲的隔阂,对着歌曲的反对者进行攻击,猝不及防,在全文中是情感递进的重要节点。第五六两句再次发起攻击,七八两句回到丁真身上,流畅丝滑,不显突兀。

我特么想抽烟(快给我抽)

抽死我个 byd(快给我抽)

抽抽抽抽抽抽抽(快给我抽)

(快给我抽)

(快给我抽)

(快给我抽)

快给我 快给我 快给我 快给我 我要抽 我要抽 我要抽 我要抽

重复的歌词,配合口齿不清的腔调、漏电的烟嗓,这段词是一个“缓冲区”,引导下一段经典的歌词:

I GOT 油 我想抽

I GOT 油 ALL MY MIND

抽不了兜着走

走走走走走走走

I GOT 油 我想抽

I GOT 油 ALL MY MIND

抽不了兜着走

走走走走走走走

这段歌词朗朗上口,易于传唱——这可能也是 IGS 在 B 站、网抑云等平台遭连封多次的原因之一,也恰是它能够传播开来的原因之一。毫不掩饰,直接表达内心的情感;言语纯朴,透着轻狂。这段词在全曲共有重复三段,MV 均为一辆在夜间道路上疾驰的跑车,似乎与前面的“理塘高速路,都五档起步走”相呼应。其所表达,众人各有千秋。余音绕梁,回味无穷。

那些说唱,都是一坨屎

攻击性没有,词汇还低能的要死

但我心怀善念,接纳悦刻五的每个孝子

我的回笼技术能够气死那些黑子

一眼丁真,鉴定为纯纯的若智

牙医丁真,鉴定为纯纯的白齿

经过 A 门的时候帮我把烟雾给封死

王源不发龙狙证明他并没有素质

爽!太爽了!最直白的粗鄙之语背后是最真实的伤害,也是“纯”的体现,不加包装,直抒胸臆。

是什么让原本纯真的“丁真”如此“狂”,是什么让大家为他的走红感到愤懑?

词中连用两次的“一眼丁真”梗是当代简中网络不可逾越的一个高峰,它的存在让此曲更接地气,依托于“第一人称”视角,也让其攻击性更强。在丁真成为地方招牌后,一眼丁真文案与表情包,从对社会新闻的调侃到更为广泛的调侃,走出贴吧,飞入寻常百姓家。

打完狙我准备骑珍珠去抽一根哦

但是珍珠不在了

我只能骑着我的纠纠

穿越整个四川找悦刻旗舰店

为了芋泥啵啵,我抽胖了双脸

但是人们依然爱我,爱我纯真双眼

为了苦练烟嗓我抽烟好几年

现在一唱歌哥们嗓子就漏电

第五句起,连破多局;原曲中它第五句起,第一人称接连不断的输出,句句几乎没有停顿。五六两句是丁真“误入歧途”爱上电子烟的描写,其“但是人们依然爱我,爱我纯真双眼”,让人不免想到,公众人物在公共场合应该注意自身形象;可到了丁真身上,一切都听资本的,管它什么勾皮规定——也对,这是官方造星,规则本就官方说了算。

我爱抽烟,出生到太平间

我爱抽烟,一天十根直到肺病变

不要抽,假的烟,不要抽

如果你不知道去哪里就来我直播间

为了买烟我付出太多

没有电子烟的人生就只是片荒漠

没有悦刻的人生我也只是个喽啰

看到不认识的烟杆我会去抚摸

同样的连续输出,表达了丁真对抽烟的喜爱,纵使出生到太平间,纵使肺病变,也不停止;告诉大家,不要抽假烟,其“如果你不知道去哪里就来我直播间”便是引用丁真在直播时抽烟的片段,但此处加以幽默的手法,将其描绘成在直播间推广电子烟,“丁真官方认证”,给此段加上了幽默讽刺。后四句运用了比喻手法,体现电子烟在丁真生活中的重要性,体现丁真可能不止在镜头前抽烟,也体现丁真还有无数不为人知的缺点,却在官方的推动下,胜过无数纯朴的“小镇做题家”,乃至无数普通人。

这一段我也不知道我在唱什么

也许我也只是溜大了

也许我只不过是溜大了

就像你的人生糊弄糊弄不就完了么

这段看似“不知所云”,实则为第四句嘲弄观众的人生作铺垫。我的成名纯属意外,你的人生尽是混乱。将真实伤害再次狂暴地推向第四面墙外的观众,极尽升华的攻击带来的最纯粹的享受。儿童般毫不掩饰的得意和恶意,在媒体包装下是看不出来的。此曲可谓将这层包装毫不留情地撕下,将聚光灯转向撕开的裂口,让大家更清楚地看见,光鲜亮丽下的丁真。

结尾再次重复经典唱词,全曲终了。但在 V 的补档中,结尾有所延长,虽无歌词,且看 MV。青黑的滤镜,中央是一团火,火上竹子在燃烧——就这么多,没有别的内容。《三国演义》中有这么一句话:“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毁其节”。我想,这个结尾,是 V 在多次补档后的“坚定”,是 V 的用户名“V 在燃烧”的体现(此时弹幕出现了一个词:We 在燃烧)。全曲在鼓点与这堆燃烧的竹子中戛然而止。

——————————

听罢全曲,感到绕梁三日,回味无穷,余音袅袅,不绝如缕。IGS 的诞生是一场意外,但这场意外造就了一首神曲。

我的灵魂仿佛受到了神圣的洗涤,好像虔诚的信徒为其高歌。它仿佛达到了,甚至超越了《zood》,成为了下一座高峰。纵使 V 在燃烧随后发布的《理塘 Hood》,也无法将其超越,如同王羲之再难作出《兰亭集序》。

《zood》只被封一两次,但 IGS 在全网,在半年多时间内被封十余次。这是它的播放量不及《zood》的原因之一,但 IGS 被三番五次的下架封杀,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IGS 的爆火,源于荒唐的现实。从丁真入手,不止于丁真。结尾处,丁真成为了一个符号。其讽刺的,不再仅仅是抽电子烟的明星丁真,而是现实中千千万万如丁真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是“名不副实”的资本明星。

恰到好处的时间,恰到好处的灵感,交织在一起,让 IGS 超越“鬼畜”,成为神作。

“开头丁真骑马那段可以直接爆杀今年国内所有 mv。”

“配上后面的横幅标语更好笑:鲜衣怒马少年郎,构建社会现代城。”

“人骨搭台歌功舞,民膏研墨颂德词。”

“敌人反对了,说明我们做的正确。既然能被下架封杀,说明不仅做的对,还是卓有成效的。”

“鲜衣怒马少年郎,谁不识我礼堂王!”

“烟弹入嘴,七分化作雪豹。剩下的三分,啸成了寒芒。比嘴一吐,便是半个理塘。——《忆丁真》”

参考资料: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52690502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55030791